.

蛇娃手杖

2020/1/21 20:33:00  105阅


   医院内的病床上,老张戴着呼吸器,非常痛苦地在挣扎求存。患了末期肺癌,接着扩散全身,此时老张已然无救,躺在病床上,戴着呼吸器,不过是为了苟延残喘多一点时间而已。
 对于死亡,他非常恐惧。但他更害怕的,还是他所拥有的宝贝——蛇蛙手杖。他害怕失去这个令他发迹和发达,令他财源亨通的宝物。
 说起来,这个蛇蛙手杖,还是从别人的手里夺过来的。准确来说,是从一个部落族长手里强取夺来。那时候,旅行至那偏远的地方,误入深山森林以后,他偶然发现,这里竟然还有保持原始群居和生活的部落。而他们,日日夜夜,供奉膜拜的守护神,便是这蛇蛙手杖的持有者——蛙身蛇神。
 蛇神是因为头发如细蛇,身体如青蛙般臃肿,所以才得了这样一个名字。而千百年来,蛙身蛇神保佑着部落村民不受外界侵扰,得以安居和安逸于山中野林,过着淳朴的生活。
 当然,淳朴对于老张来说,不过是落后的代名词。这里又不是世外桃源,再淳朴的生活,也不过是打野种田的日子,一点写意也没有。
 机缘巧合,有一组探险队正巧也进入了森林。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夺取这拥有考古价值的手杖,和这里落后的文化。这样一个部落,对于探险队来说,有发掘的必要,一旦发现什么遗迹,只要弄到手,翻腾去市场,也是一笔为数不小的金额。
 而且,原始部落所流传的文明,对于考古界是重大的发现,对于地下拍卖市场也是另类炒作和投机的新方式。所以探险队瞄准了这里,带着大量先进的装备,攻击了这个原始部落。
 为了避免撞上那些人,但同时又希望能够捡漏,老张躲在附近的树上,一边提防,一边张望。也许是运道使然,老张终于逮着机会。族长的儿子,竟然独自一人,带着手杖和一些金器,从部落一处先行逃了出来。老张点燃了香烟,抽了两口以后,深吸一口气,掏出随身携带的短枪,追了上去。
 “碰碰”两声,族长的儿子,倒在了血泊里。老张上前,将手杖和金器全部据为己有,然后就此逃离。如今,已然十五年。
 这十五年,他在商界打拼,靠着那些金器变卖所得的一笔数额,白手起家。在拥有了手杖以后,冥冥中,他知道应该做什么,自己才能发达。从股票到古董,他经手了很多东西,每一次、每一样,都能让他小赚和大赚一笔。
 因为有钱了,他不由天天大鱼大肉,沉醉声色犬马和淫乐中,就这样,才三十八岁的他,就被人唤作老张,因为他的样子,虚亏得就像是七十多岁的老头。再有钱,便又如何?他已然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想到这里,他不由感叹。他拟好遗嘱,一旦自己离世,一半的遗产捐给慈善,一半捐给医疗研究机构。而那些他所买下来的名画、字迹和古董,则捐给博物馆。
 处理好那些以后,他已然是躺在床上下不了床的状态。没有子女和亲人的他,孤零零地在病房里,手里紧紧握着蛇蛙手杖,似乎在等待生命时间慢慢地倒数。
 有人进来了。那个人进来的那一刹那,老张不由睁大眼睛,不可置信。他吃惊的看着进来的男孩,一个十五岁的男孩,那个族长的儿子。他不解,男孩为何仍然和十五年前一样,一点变化也没有。是死去后投胎重生?还是幽灵?
 男孩看着奄奄一息的老张,如回光返照般,吃力地拿开呼吸器,吃力地问道:“你是人,还是鬼?”时,不由苦笑。十五年了,这个害了他一生十五年的男人,如今也只能躺在病床上。
 蛙身蛇神,是他们部落部族最古老的邪神。只能奉献,不求回报;只能奉献,不能祈求;这样一个古怪的邪神。他们部落奉献出文明,抛弃更优质和优异地生活,不祈求,不求回报的躲在深山森林内千百年,这才换来了和平和安稳。看似淳朴的生活的他们,其实非常无知,他们的生活久远而落后,不文明,不文雅,不进步,这样过了千百年。
 平平淡淡里,他们靠这样换来安逸和安稳。但是,却在来了入侵者以后,一切安稳就被打破。是的,他们的部落有人起了异心,为了离开部落前往更文明的生活,而将探险队引来。在探险队到来前一刻,族长也就是他的父亲,第一次祈求蛙身蛇神,保全他们的部落,不让他们的部落绝迹。
 祈求以后,族长便让他,这唯一的儿子,带着部落的金器和蛇蛙手杖,离开部落,先行逃难。
 他们错误的以为,只要没有这些东西,那些探险队,那些入侵者,就会就此离开。岂料,他被袭击,两枪中了脑袋,打穿了脑壳。他倒在血泊里,而东西全被老张取走。
 探险队在一无所得以后,将整个部落血洗一番。他们不信他们会一无所得,本以为能够逼迫族长,没料到在残杀完所有人,还是一无所得。当他醒来时,伤口已然结疤。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死去,也许是蛙身蛇神神秘的力量,所以他活了下来。但是,他也停止了生长,一切就如十五年前一样。而部落里,连个活口都没有,所有人都死了。他埋葬了所有人,在部落里,痛苦地生活了十五年。
 他没有知识,没有技艺,他不敢迈出部落,他害怕外面的世界。在他能够活下来的那一瞬间,他就决定一直躲在山中,哪怕部落只剩下他一个人。但这一次,他非出来不可。因为他梦见族长父亲,嘱咐他来到这个地方,将手杖带回去。
 他来这里的目的,只是带回手杖。这个手杖,带给部落千年的安逸,却也带给部落落后和毁灭。这个手杖带给老张幸运和财富,却也没能让老张多活一刻,即便身家非凡,他如今也半只脚在棺材。在手杖被族长儿子带走那一刻,老张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分享至:
good 1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文章推荐

刷新换一下

帖子

刷新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