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银之物民间灵异事件三则

2020/1/21 20:33:00  379阅


   金马
 这个故事同样发生在骆庄。据传说,村里很多人都见过,在此为了表达方便,就以我爸讲的为准,并且人称也以我爸为第一人称。
 我爸小时候,还是生产大队集体公社那种。所以为了挣公分儿就天不明就起来,拿个篮子去捡粪便,以便上交生产队获得公分儿。有好几次,他在段营儿村靠近骆庄的那条河边上的一个桥上看到过会发光的东西。
 那时候的人似乎并不惧怕什么,我爸就拿着篮子往那发光的东西走去。那个年代,别说电灯了,就是煤油都烧不起,所以一到晚上就是漆黑一团,这天不明的时候看到光亮了,都想瞧个稀罕。相隔还较远的时候,就看到发出的是金色的光,光并不太亮,但是可以分辩出来。
 等快走近的时候,看到发光的竟然是一匹马。那时候马是很少见的,附近几个庄子里要是谁家有马或是哪个生产队有马,整个乡或许都会知道。
 我爸心想,这是哪个大队的马呢?还会发光?就往那马走去。走到附近的时候,看到那马正在吃河边的草。而那马全身金黄色,不像是普通的马。那马看到我爸走过去了,就停止了吃草,抬头瞧我爸。
 猛然间我爸想起来金鸡的事儿,心里肯定这是一匹金马,就赶紧拿起粪篮子,准备泼它一身粪便,以便让它变成真金。没想到,粪便还没泼出去,那马受惊了一般,猛的抬起两条前腿,来了个回转,调头跑了。
 我爸刚想追出去,只见那金马只跑了几下,就凭空消失了!
 金蛇
 这个故事是听万冢乡的杨可行讲的。
 杨可行说,他那万冢乡街上修公路的时候,乡里很多人出钱出力去修。其中有一家没钱,就出力,让他老婆在工地上帮忙。
 有一天,这女人挖土的时候,从土里蹿出一条金黄色的蛇,有一米左右长度,婉转跑得很快。
 乡里人胆大,看到蛇一般都是打死扔掉。于是就拿起手里的铁铣砸了过去,砸了一下并没有砍断蛇身,反而听见噹的一声,这女人看事情不对,就赶紧往蛇身上吐吐沫,蛇中了一下吐沫,就像是中了一刀一样,身体不断的扭曲着。这女人赶紧脱下裤子,小起便来。
 小便混着泥土,成了尿泥。这女人就用手把尿泥扔向蛇。那蛇中了尿泥,动了几下,终于不动了,身体似乎也僵硬了。
 这女人提好裤子,摸了摸那蛇,竟变成金属的了。
 这活也不干了,也不嫌脏,就连蛇带泥一块藏衣服里回家了。
 后来这家盖楼买彩电的,据说都是靠这条金蛇。
 银娃娃
 平舆县城正东化肥厂那边有个张庄,庄子里大多都姓张,唯有一户姓韦的。家里又穷又破败,两口子快四十了,还没有孩子。所以日子过得很凄惨,每到晚上两人就对着油灯发愁。
 愁,就会失眠。他们做梦都想要个孩子。但,失眠,就不能做梦。所以他们连做梦的资格都没有。
 怎么办呢,男的只好每天夜里在自家院子里干活,或是在野地里瞎转,偶尔还能捉到野兔,黄鼠狼,剌猥什么的补贴家用。
 有一天,他路过同庄的张锦老宅的时候,看到老宅子的墙角似乎冒出一股白气。等走近了,又看不到了。就这样过了很多时间,也路过张家老宅很多次,虽然不是每次都可以看到冒白气,但也遇到过几次。
 这张家老宅是很久以前的房子了,几间破土房,一个用柴草扎起的破围墙早已千疮百孔。院子里长满了草,木棍儿做的门早被别人拿走当了柴烧。
 这一天夜里,老韦又路过张家老宅,再一次看到冒出白气儿来。刚好手里拿着下窝捉黄鼠狼的铁铣,想着这大半夜的又没人,就钻进了院子里,朝那冒白气的地方走去。到了地方就开始挖,挖了几下,看到白烟越来越浓了。他心里想着地底下肯定有宝贝,就更加卖力的挖起来。
 挖了半米深的时候,铁铣发出当的一声,赶紧伸手摸去,摸到了一个破坛子。他心想,果然是挖到宝贝了啊。瞅眼看看四周,确定没有人后,就赶紧开挖,又挖了几十下,终于把一个高一尺多,直径二十几分米的坛子挖了出来,掂了一下,感觉还挺重的。没有敢看坛子里是什么东西,就赶紧把挖出来的土重新埋了进去,然后用脚踩几下后,又捧了几捧别处的干土撒了上去,弄好之后又找一点儿干草四处撒了一撒,做完这些后,老韦的心呯呯乱跳。
分享至:
good 0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文章推荐

刷新换一下

帖子

刷新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