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节

2020/1/21 20:33:00  101阅


  农历的十月一日是传统的鬼节,传说这一天是鬼门开的日子,丰都鬼城将打开城门,放那些关押在阴曹地府中的游魂野鬼还阳。
 每年的这个时候,人们都会到坟地去祭祖,烧些纸钱给死去的先祖,让他们在阴间也能活的很好,韩慧祷告一番,无非就是想回家看看就回家看看,但是不要喝家里的小孩子说话等等。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怎么回事,每年的这一天我们那里的天空都是一片阴霾,直到中午时分才会好一点。仿佛哪一天的太阳也变得胆小了似的,整个天空中飞舞着烧过的黄纸的灰烬,久久的不愿落下来,从这一天起,夜间的行人都要小心了,因为有很多断子绝孙的孤魂野鬼并没有后人给他们送去纸钱。所以他们只得在夜间游荡,一旦晦气缠身就会被他们给盯上。所以如果没有要紧的事,从哪一天开始能不走夜路就尽量不走。实在不行的话也要抽这烟走,因为鬼魂都是怕火的。大家不要不相信。我给大家讲述几个真实的事件,这些事笔者虽未亲身经历,但是却专门找当事人核实过,这些人都指天发誓自己的经历是真实的。
 第一件事是笔者的一个儿时玩伴的亲身经历,这次的经历让他直到成年了还心有余悸。
 事情的开始非常的平常。在我们村子的正南方有一片打麦场,现在当然没有了。那时候我们还都是七八岁的顽童,正是贪玩的年龄,有几个比我们大一点的在打麦场边缘的一个树荫下玩走北京的游戏。不知不觉的就到了中午时分,在地里干活的大人们都回家做饭了,偌大的打麦场就他们七八个还在玩。
 “我渴了,茄子,你家桃园里不是种着甜瓜吗?去摘俩。”
 正玩在兴头上了一个稍大两岁的毛虫说道。毛虫是这个人的外号,跟茄子一样是名字的谐音,至于真正叫什么就没必要说出来了。当时这个毛虫就是这伙小顽童的大帅。大帅下令了,茄子屁颠屁颠的拉着大飞和小宝就向自己家桃园走去,因为距离很近,大家都没在意。由于日头很毒,他们就没有走正路,而是斜刺里穿过一片玉米地到了茄子家的瓜地,这片瓜地并不大,一个个肥大的甜瓜在叶曼间隐藏着,瓜叶也无精打采的耷拉着。
 三个人摘了八九个熟透的甜瓜正想往回走,就在这个时候,茄子突然发现在瓜田旁边的桃树下,自己家搭的一个看瓜的窝棚里竟然伸出一只血红的手掌,仅仅只有一只手掌,红的妖艳。但是却没有一丝的血迹。茄子也算是胆大的了,不过当时吓得惨叫一声,瓜也不要了,拔腿就向外逃去,这时候大飞和小宝也发现了那只血红的手掌,都不要命的向外跑,那只手掌竟然在他们的后面跟了上来。三个人吓坏了。奔跑间,茄子竟然被瓜藤给拌了一下,顿时跌了个狗吃屎,一下子昏了过去,大飞和小宝死命跑出了玉米田,给正玩得高兴的几个大孩子一说,毛虫当即蹦了起来。手中的树枝往地上一扔。
 走,去看看。
 七八个小孩子一起来到了茄子家的瓜田,也许是因为正值中午时分,也许是因为人多胆大。他们跑过去后什么也没见到,只看到茄子趴在瓜田的边缘,几个大孩子没见到那吓人的红色手掌,倒是将窝棚中的被子狂捶暴扁了一顿。
 将茄子背回家,一瓢凉水下去就醒了,对刚才发生的事记忆犹新。而且令人万分不解的是在他的背后竟然莫名奇妙的多了一个血红色的手印。打那以后,就算瓜被人偷个精光他也不再到瓜田里去了。后来,也就是一个多月后的一个夜里,皓月当空,我发誓,那天的天气绝对良好,但是怪异的事情就在那个夜晚发生了。
 明月高悬的天空中竟然莫名的打起雷来。而且那雷并非我们常见的那种。而是呈链条状,围着他的家劈了大概有二十多分钟。
 第二天,他身上的红手印竟然奇迹般的消失了。但是并不是说以后就没事了。在一年后,也就是我们上小学的时候。一天中午,吃过午饭后,我们一起去上学,走到半道,就是我后米哦按会提及的古桥附近,这小子突然脸色蜡黄,捂着肚子说肚子疼。我们急忙将他送回家,经过抢救后才恢复过来。医生说是食物中毒,但是后来我琢磨着不对劲,食物中毒早不发晚不发,偏偏走到古桥附近才发。这绝对不是巧合。因为古桥附近曾经是一个乱葬岗子。以前穷人家的孩子养不活,或病死或饿死的,由于未成年,所以进不了祖坟,只能仍在那里暴尸荒野。那里曾经发生过很多怪异的事情。我就不一一的叙述了。
 后来我曾经专门问过他这件事。他说的比我记载的还要精彩,只是咱文笔有限,描绘不出当时那诡异的场景罢了,毕竟那不是咱的亲身经历。
分享至:
good 2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文章推荐

刷新换一下

帖子

刷新 换一批